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经典传奇小说( 消失的屠龙 )>>您当前位置: > 澳门银河在线赌场casino >

经典传奇小说( 消失的屠龙 )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6-21 18:12

传说宝刀屠龙是集天地之精髓,日月之灵气,耗费9999颗金刚石,以及稀世的水晶.才干锻造而成.



    而我就是这样的一把屠龙刀.当我被锻造胜利赋予性命的一霎时,我睁开双眼,却惊呆了,面前将我含辛茹苦,耗尽财力人力带到这个珐玛大陆的人,不是我设想中的铁骨男儿,好汉英雄.竟是个有着明澈眼神,娇弱身躯的女人,更让我差点跌掉刀把的是,这个女人是个法师~~~~天啊!他是不是一时迷糊,铸造的时候按错了处所,她底本想要的应当是把嗜魂法杖吧?



    而此时这个女法师正安静的看着我,一脸的甜美,还不断的傻笑.晕了!固然我生成的俊秀洒脱,玉树临风.可是她一个法师基本没才能驾御我,岂非把我锻造出来就是为了放在包里欣赏的吗?我有点愁闷的同时,开始打量起我的主人.哦!她叫雪儿.人如其名,清洁单纯,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.我当前的命运会如何呢,我不禁有些担心起来.



    从那天起,雪儿天天都会把我从仓库中掏出来,蜜意的注目许久,良久.有时候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"他必定会爱好的","他会高兴的抱着我笑吗?","这把刀跟他好配哦!".有时候还会对着我念我听不懂的词"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两处闲愁,此情无计可打消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".就这样,我开端习惯并依附她的凝视与陪同.匆匆也能感到到她在等一个人,毕竟是怎么的一个人值得雪儿这样的痴心等候呢?我充斥好奇并且有些嫉妒. 



  当珐玛大陆停止夏季,气象开始转凉的时候,我陪伴雪儿,已有一个月的时光了.这天我正对着雪儿的黑眸陶醉不已的时候,新闻栏忽然呈现一排篮字,雪儿登时高兴起来,冲动的发出信息"你终于来了,等你好久了!" 简略的几个字却包括着怎样的执着与密意啊!不晓得收到信息的人是否读懂."是啊,工作忙好久没来了,你还好吗?"."我很好,你站着别动,我去找你".雪儿说完看了一眼包裹中的我,提着裙角向土城方向飞驰而去,漂亮的霓裳雨衣将雪儿烘托得好像一只翱翔的蝴蝶,那么眩目,那么惊艳.



  土城,枯树,残车,那么破落却又那么繁华.仍旧是珐玛大陆的交通枢纽及货物集散地.雪儿跑到一个武士眼前站定,娇喘连连,目光似水.我端详着这个人,应该是46的级别,一身一般的圣战套,手里31的裁决更显寒酸.假如一会雪儿告诉他怎么将我千辛万苦的锻造出来,在加上一个月漫长的期待,今天交到他手上,这个男人不感谢涕泣才怪呢.在看他的名字无痕,等等..雪儿的丈夫无痕,天!跟雪儿相处一个月竟没发明她已身为人妻,本来雪儿始终等的人就是他啊.我还来不迭领会自己此时的心情.只见雪儿翻开交易栏将我从包裹里警惕易易的拿出来放在上面.我能感觉到雪儿此时眼神里的温度和她手指的温度一样炙热.对面的无痕也傻住了,迟迟不按下交易."雪儿,你那来的屠龙?".雪儿羞怯的一笑说道"哦,前几天我瞬移在土城外拣到的,也不知道是谁掉的,知道你一直想要把屠龙就给你留着了"."哈哈.. 你福气真实 未审太好了,上次拣了个勋章给我了,不过这次你还是拿屠龙给自己换点设备吧,你不是一直很喜欢烈焰魔衣吗?"."不不,我就这么点血,拿什么好货色也会掉的,你拿屠龙能够更好的维护我,还不是一样吗,在说反恰是拣来的,你快点按交易拉".雪儿急急的说着,一脸担忧怕无痕不接收的样子.真是个痴心的傻女孩呀,为了让心上人没有累赘的接受,竟想出这样的理由,我坚挺的心突然为她的懂事疼了一下.



  无痕点了交易,我霎时被他拿在手里,使劲的挥动了多少下"哈哈,谢谢雪儿,你什么时候转变主张想穿炎火魔衣就告知我,我帮你拿屠龙换"."好的"雪儿灵巧的点着头.满眼的幸福弥漫.而此时我的心境也分外庞杂,从当初起我不在是放在仓库里的观赏品了,而是将要闯荡江湖,扬威天下的屠龙刀.只是我不在属于雪儿.不过不要紧,我在雪儿老公手上还不一样,只有雪儿跟他老公在一起,我就会看到雪儿,默默的守护她.我这样抚慰本人,不外心里仍是有点酸酸的.



  从那天开始,我每天的生涯变的快活而有趣.我陪着无痕驯服一个又一个的对手,当看到敌人倒在我的身下,那种快感是无以言表的.当然最开心的就是和无痕陪雪儿练级的时候,雪儿象一只勤奋的小蜜蜂,不停的纵火,地雷,冰怒吼.娇弱的身躯竟有那么大的能量.不停的在怪物间穿梭,从不偷勤.时间就这样幸福且悄无声息的流逝.



  幸福老是如此短暂,所有都从无痕收了个徒弟开始结束了.她的名字叫甜心,是个穿蓝色旗袍刚学会灵魂火副的小羽士.与雪儿的宁静懂事比拟,甜心豁达热忱.每天上线都会主动密无痕"师傅,快来带我升级,我在尸魔门口等你,不见不散"."师傅,快来救我,我在封魔被小白攻打"."师傅,快来仓月陪我看海,坐标521:125,1分钟内不到就退师,呵呵".这个丫头象夏天里的知了,每天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,让我心烦.可是无痕每天被呼来唤去的,却乐在其中,乐此不疲.思雨我和雪儿会晤的时间越来越少.



  雪儿每天会发来消息"无痕,在干什么呢?"."哦,我在带徒弟升级呢,雪儿你自己先玩,我一会去找你"."我没什么事,你带徒弟要紧".而后就没了声信,而无痕持续和小徒弟说说笑笑.只有我能感觉到雪儿正在寂寞的等待,只是她不乐意把相思挂在嘴边,不愿能人所难.就象冬天里悄无声息飘落的雪花,虽有似水的柔情,握在手里却觉得冰冷.



  这天无痕自动密雪儿"忙吗?带我徒弟升级啊,她立刻就要出徒了".雪儿又怎么会忙呢,她每天独一要做的事件就是等无痕的消息啊."好啊,在那聚集,我买药马上就去"."来牛7吧,我吼怪你地雷,到了密我".其实无痕和甜心门徒,来牛7好一会了,切实打的太慢,才密雪儿过来帮忙.想到雪儿,傻呼呼急促往牛7跑的样子,我又是赌气又是疼爱.很快雪儿涌现在牛7门口,几日不见,雪儿消瘦了些.眼珠判若两人的清澈,只是背地不知道藏着多少的感情与寂寞,甜心对雪儿喊了声"姐姐".雪儿微笑着说"你好".而眼光并未分开无痕.无痕也说了两个字"开组".就这样三个人各怀心事,开始练级.雪儿还是象勤快的蜜蜂,不停的放火地雷,无痕距离的放出狮子吼,甜心偶然会给雪儿群疗加血.名义上三个人正在一心练级.



  我在心里冷笑着,实在无痕跟甜心两人正在私聊打情骂俏呢,而我的雪儿正在充任他们的进级工具,还如斯的聚精会神.



甜心:"师傅,你老婆挺漂亮的啊"



无痕:"是吗,我感到你比拟难看"



甜心:"骗人,我的级别那么小,怎么跟你老婆比啊"



无痕:"我是在乎级别的人吗,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啊"



甜心:"你真的喜欢我吗,那你喜欢她吗"



无痕:"我以前结婚就为了好玩,我和她只是友人,素来没叫过老公老婆的"



甜心:"真的啊,那你会离婚娶我吗"



无痕:"当然,等你出徒,咱们马上结婚好吗"



甜心:"好,那现在开始我不在叫你师傅了,叫你老公好吗"



无痕:"老婆,我爱你......."



  我疼痛的闭上眼睛,不忍在看.我苦楚于雪儿正在阅历的背离,痛苦于自己的无能为力.



  这一夜,雪儿挂了三次,起因是无痕太专一于跟甜心的聊天,甚至于忘了吼住怪.每次雪儿跑回来的时候,总会先报歉,说自己太笨了.雪儿就是这样让人心疼的女孩.我的铁石心地都会为她肉痛,只惋惜她最在乎的人却金石为开.经由一夜的奋战,当然干活的就雪儿一个人,雪儿恍如连拿骨玉的力量都要耗尽却仍在保持地雷的时候,甜心突然挥手招出一只神兽.大家都停下手里的动作."祝贺","老婆,你终于出徒了"."老公,我带狗狗了"三句话出自三个人的口中,接下来是沉默,为难的沉默着........



  封魔,同心小径的止境,姻缘殿内.雪儿,一身烈焰魔衣骄傲的站着.而那不是用我换来的,由于我还被拿在无痕手里.无痕走到雪儿面前,幽幽的说:"雪儿,你今无邪英俊"."和你来离婚,我当然要穿的美丽点了,让你永远记住我".雪儿俏皮的说着,好似玩笑.无痕笑了,有些许的伤感"雪儿,你可曾在乎过我吗,你好似不食世间烟火的仙子,无欲无求,你从未对我撒过娇,从未叫过我一声老公.而我也从未为你打过一场架,你在乎我记住你或忘却你吗?"."这些都不在重要,主要的是过了今天,我决议不在想起你"这个如雪花般温顺冰凉的女孩,就连通彻心扉的时候也要用清高来武装自己.无痕将我从身上取下,放入交易栏中说"雪儿,你还是拿它给自己换装备吧".雪儿转过身撤消了交易"就当我送你的新婚贺礼吧,在说,瞧~我又拣到一件烈焰魔衣,哈哈~".回过火时,已是笑容如花.无痕满脸的困惑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.



  "无痕,我有件事求你"."什么事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都在所不惜"."用这把屠龙刀杀了我"."什么"."你说过的只要能做到的,就在所不惜,如果不能让我来爱你,就让我恨你吧".无痕,缄默了一分钟.终于手起刀落.我锋利的刀锋划破雪儿的身材,刺伤她的心.当雪儿倒下时眼角的一滴泪,滴入我的心里,我真的痛澈心脾.



  雪儿消失在姻缘殿后,无痕惊奇的发现手中的屠龙居然咒骂加1.从那以后,我在没见过雪儿.我变成一把和其余屠龙没有分辨的杀人工具.唯一不同的是,我是一把永远喝不到荣幸的诅1屠龙.无痕喝了无数个祝愿油之后,终于废弃.将我转卖于别人.甜心在42级的时候因为一件光辉道袍,另嫁别人,无痕成为众叛亲离,朝气蓬勃.因为我的特别属性,每个占有我的人都不得善果.我便宜的展转于商贩于刀客之间,走遍珐玛的每个角落,只是在也寻不见雪儿的身影.



  直到有一天,拿着我的一个武士与敌人冤家路窄,终因实力相差迥异,被挂倒在地,掉落一地的财宝和手中的我.世人争抢的打算拣起我,可得到的却是该物品以被绑定.原因是那个被杀的武士还没到42级.这是珐玛大陆的游戏规矩,众人无不摇头兴叹,又无可奈何,纷纭离去.我悄悄的躺在那里知道自己的运气会是怎样,未几我将永远的消逝,不会留下一丝痕迹.



  我喃喃的自语"所有的神灵,请你们满意我一个欲望,在我消散之前,请让我再看雪儿一眼吧".奇观就这样出现了,一个法师瞬移出现在我身旁,绝美的烈焰魔衣,清澈的黑眸.不是雪儿是谁!我不敢眨眼的望着雪儿,她走近我身旁,伸出手抚摸着我,幽幽的说"好可惜,我也曾经领有过一把屠龙".我多想告诉她,我就是那把屠龙.可是我的身体缓缓的空幻起来,我开始看不清雪儿的脸,我知道自己就要永远的消失了.趁着各位神灵都在,我许下了最后一个愿望:如果有下世,我不要做屠龙,请让我做个豪杰,只要雪儿回首就能看到的英雄.



   珐玛的天空,飘起了雪,雪花象绽开的礼花,天地间肆意的飘洒.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!!!!


上一篇:广西一客运站前近百人持棒斗殴 因抢客起冲突
下一篇:没有了